国家煤矿安监局黄玉治:安全生产根源在企业,企业不主动,安全永无宁日
发布时间:2019-03-12 09:33:21    来源:中国能源报     字号: 【      】 打印

分享到:

2018年,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取得历史最好水平,如何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?3月4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应急管理部副部长、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黄玉治在接受《中国能源报》上会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制度和科技方面,将通过推动企业建立安全发展内生长效机制、推广煤矿智能装备和机器人研发应用等工作,推进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向好。

百万吨死亡率首次降至0.1以下

中国能源报:2018年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取得前所未有的成绩,对此,您如何评价?

黄玉治:2018年,全国煤矿共发生事故224起、死亡333人,同比减少2起、50人,分别下降0.9%和13.1%。其中,较大事故17起、死亡69人,同比减少9起、35人,分别下降34.6%和33.7%;重大事故2起、死亡34人,同比减少4起、35人,分别下降66.7%和50.7%;百万吨死亡率0.093,同比下降12.3%,首次降至0.1以下,实现事故总量、较大事故、重特大事故和百万吨死亡率“四个下降”,创历史最好水平。

这是在党中央、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,各产煤地区、煤矿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广大煤矿企业,紧紧扭住遏制重特大事故这个“牛鼻子”,扎实推进各项工作措施落实取得的成果。但是,个别地区事故反弹,违法违规行为仍严重,企业落实主体责任自觉性仍有差距,采掘接续失调带来系统性安全风险仍存在,煤矿安全基础仍薄弱,淘汰退出任务仍艰巨,监管监察执法仍待加强。

中国能源报: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将面临哪些挑战?

黄玉治:2019年,我国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煤炭需求增速可能有所放缓。同时,随着优质产能陆续释放,煤炭供求关系将相对宽松,市场价格有可能回落,会影响煤矿安全投入、采掘接续、队伍稳定等,加剧长期积累的系统性安全风险。另外,各地区政府机构改革深入推进,一些地区煤矿安全监管部门面临机构改革、职能调整,干部队伍不稳,可能会出现安全监管责任悬空、工作空档、力度减弱等问题。

因此,当前煤矿安全生产形势的严峻性不能低估,要始终绷紧安全生产这根弦,坚守“发展绝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”这条红线,在抓重点、补短板、强弱项上下功夫,深化标本兼治、强化防范措施、狠抓工作落实,进一步推进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好转。

让企业“不敢违”“不能违”“不想违”

中国能源报:煤企在安全生产投入方面的情况如何?

黄玉治:继原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联合财政部联合制定《企业安全生产费用提取和使用管理办法》后,2016年,国家煤监局又印发了《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投入监管监察工作的通知》,有效推动了煤矿企业规范安全生产费用管理。但受前几年煤炭经济困难的影响,有的煤矿企业安全投入不足,采掘接续紧张,重大灾害治理不及时,设备设施老化严重,安全基础弱化,会带来潜在的安全风险和事故隐患。

中国能源报:面对这些情况,将如何督促企业保证安全投入?

黄玉治:今天的安全投入就是明天的安全保障,今天的安全欠账就是明天的事故隐患。保证安全生产所必需的资金投入是《安全生产法》的强制要求,是企业落实主体责任的必然要求。

为确保安全投入到位,我们将一手抓制度执行,一手抓制度完善:督促企业充分利用当前煤价较高的有利时机,加大安全投入,补还安全欠账,按规定足额提取和使用安全费用,凡不能保证安全投入的煤矿企业,依法依规从严查处;应急管理部、国家煤矿安监局将联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,进一步修订完善安全生产费用提取和使用管理办法,提高冲击地压、瓦斯、水等灾害严重煤矿的安全费用最低提取标准,降低企业成本和负担,调动企业加大投入、落实主体责任的积极性。

中国能源报: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是根本,今后的工作打算是?

黄玉治:安全生产根源在企业,企业不主动,安全永无宁日。企业是安全主体责任、是内因、是决定性因素、是矛盾的主要方面,政府是监管责任、是外因、是制约性因素、是矛盾的次要方面,下一步我们将把工作着力点放在企业上,创新监管监察、强化工作措施,通过严格执法,完善安全诚信体系,保持“不敢违”的高压态势;通过加强制度建设,强化制度执行,形成“不能违”的制约机制;通过加强宣传教育,推动企业安全文化建设,构筑“不想违”的思想防线,推动企业建立健全自我约束、持续改进、安全发展的内生长效机制。

建成145个智能化采煤工作面

中国能源报:煤矿智能化开采的推广情况如何?

黄玉治:党的十八大以来,煤矿智能化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,全国很多矿井主要生产系统实现了地面远程集中控制,目前井下无人值守的机电岗位是2016年的2.4倍。综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已广泛适用于大采高、中厚煤层、薄煤层及放顶煤工作面,目前全国已建成145个智能化采煤工作面。

智能化无人开采不仅降低成本,提高工作效率,解决工人繁重体力劳动和安全问题,而且还有助于解决煤矿行业招工难、人员老化等问题。

中国能源报:国家煤矿安监局正在大力推进井下机器人,请问有哪些具体举措?

黄玉治:今年,国家煤矿安监局首次印发了5类38种煤矿机器人重点研发目录,并将举办世界机器人大会煤矿分论坛,筹备组建煤矿机器人指导委员会,协调科技部等部委推动煤矿机器人立项,在煤炭信息研究院成立机器人协同推进中心。并鼓励支持煤矿企业、科研单位、机器人制造单位开展合作,加快技术攻关和研发应用,积极推进“三个一批”:研发一批采煤、掘进、支护、喷浆、打钻、巡查等重点岗位的机器人;建设一批适用于大采高、中厚煤层、薄煤层及放顶煤等不同条件的智能化无人采煤工作面;建成一批智能化无人(少人)示范矿井,特别是煤与瓦斯突出、冲击地压等灾害严重的矿井。

我们正积极鼓励引导支持山东、山西等先进产煤省份开展先行先试,争取尽快形成一批可推广、可复制的经验。未来2-3年内,煤矿机器人研发应用有望实现大突破,真正实现“少人则安、无人则安”,对促进煤矿安全发展、实现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。